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幻影岛。

    正逢八月十五,是秦仙儿与洛维游历一年回归的日子,两人一个俊男,一个美女,眉目间皆含了情,分明是情正浓的一对儿。

    两人刚下了船,一眼就看到了这岛上颓败的花草,不禁一愣。

    “洛维,莫不是我们玩的太野,找错了地方?“秦仙儿有一把温柔婉转的嗓音,说起话来就如那林间的白灵,温婉动听。

    说完,不等那男子说话,她走到一棵小小桃花树前,撩起裙角蹲了下来,捏着那残败的花瓣,有些难过地说,“不,这就是幻影岛,我们当年亲手栽种的桃花还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仙儿,我们快回门中看看,兴许是师父出事了。”洛维蹙起眉头,刚要拉起秦仙儿,就见岛中来了人。

    “洛师兄,仙儿师姐!”

    见到来人,两人都松了一口气。忙忙问道,“青衣,岛中出了什么大事,这满地的花草怎么都颓了?”

    他们不问还好,一句话才落下,青衣就先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哎呀青衣,你先别哭,先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”秦仙儿见他落泪更加急切了,心里更是阵阵发慌,怎么都感觉不出好来。

    洛维是个不善言论的人,此时站在一旁嘴唇抿成一线,没有说话,但从上岛起他的眉头就没松过,足可以见他也是心焦的。

    “师兄师姐,都是我的错。当时要是我拦住红棉师兄,师父兴许就会被治好了,那也就不会被人带走了,现在大师兄也昏迷不醒,岛中根本没有可以主持大局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青衣语无伦次地说着,想到如今的局面,一阵自责,直到嘴里尝到了咸涩的味道,才恍然眼泪竟争先恐后落了下来,忙用袖子抹了一把脸。

    “你说,师父被人带走了?”秦仙儿一听,整个人都惊呆了,“师父那么厉害,怎么会被人带走?”

    洛维却比她要稍微冷静一些,他捉住了青衣话中的重点,“你说治好?师父怎么了?”

    青衣瘪了瘪嘴,把眼泪生生憋了回去,“前几日,师父带着我们出去,本想去游玩一番,谁知师父才出去就带了两人回来,还把少钦师兄给赶出了师门。那两人似乎得罪了凌空岛,其中女子身上更是受了极为严重的伤,师父不但给她疗伤,还把她收为了关门弟子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秦仙儿和洛维都不约而同锁紧了眉,其中秦仙儿更是忍不住打断他的话,“你可知那女子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青衣摇摇头,“不知,我想就连师父都应该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居然肯收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做关门徒弟?”秦仙儿转头看向洛维,语气中满满的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虽说这岛中所有人都尊称夜天罹一声师傅,但真真正正得他真传的却只有三人,除了他们二人,那便只有大师兄夜海星了。如今,却收了一女子作最后的弟子。怎能不叫人吃惊。

    洛维却看向了青衣,示意他继续说明。

    青衣点点头,继续道,“后来不知怎么的,少钦师兄和那幻影岛的人勾结起来做了场苦肉计,在师父去救他的时候,还用暗器刺伤了师父。听师兄们说,那把暗器似乎叫什么无声刃,只有我们幻影岛的宝物千影面具才能解,否则就得等着体内灵力散尽肉体枯竭而死。”

    千影面具?这一次秦仙儿没有打断,她和洛维相视一眼,知道问题恐怕就出在了这儿。

    果然,接下来就听青衣说,“正在所有师兄都一筹莫展的时候,那女子突然说能救师父。大师兄就把师父交给了她。红棉师兄说那女子来历不明,很是可疑,就带我去偷看。谁知道就看到她正在用千影面具救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,洛维与秦仙儿听得连连皱眉,秦仙儿听到红棉居然不管不顾的就把人伤了,气得都要跳将起来,“这红棉真是想立功想疯了。这般没长脑子!”

    听到后来,秦仙儿更是火冒三丈,心中恨极了当时情急场面自己不在场,“这两人当真是不知好歹,师父对他们那样好,竟然这样狼心狗肺!真是要气死我了!不行,洛维你先进去吧,我先平复平复。”

    秦仙儿也是大小姐出身,心是没坏心,偏偏是生了一个暴躁脾气!不过人家生气起来倒也不伤人,只是会把身边能砸的东西都砸个干净罢了。

    青衣知道这个师姐的脾气,倒是没多问,带着洛维就直往夜海星所在的地方过去。

    而这边,秦仙儿打坐平心静气,就见一艘大船远远地破开了岛周环绕的雾气直接闯了进来,没了夜天罹灵气的支撑,常年布在岛外的阵法也弱了阵势,轻易就被破了开来。

    秦仙儿一瞬间抽出腰侧的宝剑,指着那船首站立的人娇声喝道,“什么人竟敢闯我幻影岛地界!”

    一道慵懒的声线传来,“小丫头,你们岛主在何处,我乃凌空岛岛主卫眠,我那些不成器的徒弟几日都未曾归来,是你们扣下了吧?”

    秦仙儿听到他的身份,心内一惊,随即怒道,“笑话,你们幻影的人想来便来,想走便走,真当我们幻影门都是好欺负的吗!”

   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