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正所谓唧唧复唧唧,木兰开飞机,开来干嘛用?拿来打敌人,谁要敢惹我,飞机撞死你。敢趁雪倩睡觉的时候偷亲雪倩,下场只有死,而且死的很惨。雪倩怒气冲冲的来到叶痕的住处,脑海里正想着该怎么处置叶痕,是煎、煮、炸、焖、烤、涮还是直接生吃呢?

    到了叶痕的住处,里面的宫女直接给她泼了一盆冷水,叶痕不在,昨晚就没有回来,嘎嘎嘎!头顶飞过一直乌鸦,留下六个小黑点。

    “丫的,该死的叶痕,居然给我逃了,你最好不要回来了,否则我要把你煎、煮、炸、焖、烤、涮然后再生吃!”雪倩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姑娘姑娘,请问你是慕容萱慕姑娘吗?”一个小宫女手里拿着一个信封,很有礼貌的看着雪倩,甜甜地问道。

    雪倩看着面前的这个小宫女,面生的很,不过看着好像也没有坏意,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,毕竟自己的命可是超级值钱的!“恩恩,我是,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慕姑娘,这是一个小宫女托我拿给你的信,说是你家乡的信,很重要,要我在今天交给你。”小宫女把信交到雪倩手里,把该说的都说了,就急急地走了,没有等雪倩说话,古古怪怪的。

    雪倩看着手里的信,家乡的信?自己的家乡在湖南省株洲,这古代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自己何去何从,既不知道自己何从,那哪来的家乡一说,除非……除非若晴也穿越来了,可是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发生,若晴正好穿越到这个时代这个王朝,就算有这么巧,她也不知道慕容萱就是姚雪倩啊!

    拆开信,信纸上充满着淡淡的血腥味,雪倩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,哎!没办法比的啊!以前偷看别人写给若晴的情书,那上面不是花香味就是香水味,哪像这封信,充满了血腥味,一闻就知道写这封信的人一定是久经沙场或者是江湖上的杀人狂。

    看着信上的内容,雪倩掉下三滴汗,这也可以,信上写着:“致吾爱:萱儿,本王为你准备了一个大惊喜,保证是一个很大的惊喜!有你最喜欢的哦!今日正午玄离崖见!叶痕敬上。”雪倩不得不鄙视写此信的人,当她傻瓜啊!第一:和叶痕相处这么久,他身上从来没有这么重的血腥味;第二:虽然写信之人极力模仿叶痕,但是那信的内容,‘致吾爱,萱儿’那明显不可能是叶痕写的。其他的还是蛮像的!第三:叶痕从来不会再自己面前用本王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这是出自哪个脑残的手啊!严重鄙视!”雪倩看着手里的信,超级超级鄙视的说道,不会模仿叶痕那就不要模仿,换个人来模仿撒!哎!鄙视啊!

    这句话让在暗处的某些人吐血,摔了一个大跟头,然后站起来不可思议的继续监督雪倩。

    虽然鄙视模仿叶痕不到位的那个人,但是心里还是很疑惑那个人为什么要找自己,好像自己在这个世界认识的人不多,羽逸他们不可能,如果他们找自己有事,他们会直接派人带自己走,叶痕,也不可能,他不会这么做,而是会直接找自己说,至于欧阳锋,更不会!那是谁呢?难道是暮雪?不对呀!她找自己谈过呀!那到底是谁?看来还得要去会会!

    正午,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,雪倩偷偷的翻围墙出去,不过还是在卧室里的暗格留着一张纸条,避免影和欧阳锋他们担心,毕竟莫名的失踪,他们难免会有些担心的。

    玄离崖上,微风轻轻的刮着,一群黑衣人看着一个黄衣女子,看似是以多欺少,实质上还是以多欺少,而且还是以大欺小。

    “呵!没有想到你已经知道这是陷阱,不过既然知道,为何还来?难道你不怕死?”黑衣人老大说道,在雪倩的眼里又是一个帅哥,虽然戴着面具,但是看久了影戴面具的样子,所以就算不取下面具,也大概猜得出其样貌了。

    “哦?你就是那个脑残啊!诶!不是我说你,不会模仿人家就不要模仿嘛!想想,本来这么好的一个计划就被你毁了,哎!你以为我想来啊!要不是诚心邀请,我才不来呢,对了,请本姑娘来有何贵干啊?”雪倩双手环胸的看着黑衣人头。

    黑衣人勾起一缕邪魅的笑说道:“你是第一个敢这么跟我说话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诶诶!打住哈!何为女人,你懂么?不懂吧!其实我也不是很懂,但是女人一听就感觉很老,你看我,很老吗?人家这么年轻,怎么会是女人,应该是女生。”雪倩打断黑衣人的话,不能让他再说下去了,自己明明这么年轻,就被他说成女人了,那还让他说,肯定会变成妇女或者是什么老婆子的=-=“女生,女人,呵!对我来说都一样,我是脑残?你才是吧,明知道这是陷阱还来,我让你有来无回!”黑衣人狠狠的说,为什么这让雪倩感觉自己和这黑衣人有很大的仇似的,可是自己来这里这么久了很少惹人的啊!也只惹了暮雪,太后,暮雪那不算惹,羽轩他们喜欢自己,能怪得了谁,除非怪我妈,谁叫她把我生的那么漂亮,那么迷人,太后已经失忆,那也不算,哪还有谁呢?雪妃?雪倩的脑海里浮出这两个字,雪妃是唯一有可能的人了,毕竟自己不是一两次的惹她。

    “你是雪妃的人?”雪倩试探的问道,除了雪妃,她想不到别的人了。

    黑衣人怔了怔,然后再看雪倩的眼光里有了一种赞赏,“你真聪明,没错,我就是雪妃派的人,既然你已经知道了,那就准备接受死亡的召唤吧!”

    黑衣人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可能会打不赢雪倩,而雪倩也不把黑衣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呵!想我死,还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!”雪倩也不服输的说道,她可是血女,怎么可能连几个黑衣人都对付不了,如果真的对付不了,那还是乖乖退隐江湖吧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