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快中秋节了,月亮也越来越远,黑黑的星空中繁星点点,一闪一闪,天气有点变凉,树哗哗的刮着,宫里的守卫也不禁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皇宫密室里,淡淡的烛光跳跃着,一张方桌上放着五杯茶,还有五人的影子和灯盏的影子,羽逸坐在正上方,虽然醒来了,但是脸色还是有些苍白,他的左右边又是司徒墨涵和羽轩,然后是暮雪和陌瑾炎。

    “我昏迷的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事,你们具体给我说说吧。”羽逸苍白的嘴唇蠕动着,一个个字从他嘴中吐露出来,声音是那样的小。

    “那天牡丹节你被黑衣人打伤,然后三位长老赶紧帮你治疗,我们因为不知道中了什么毒而无法起来也无法说话使用内力,本来以为过一会就没事,结果不是这样的,我单独找慕容萱谈过话,因为我觉得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找到三位长老,很可疑,但是她是无意闯进藏宝阁,然后找来长老的,这个我找长老问过。”陌瑾炎说道这里的时候停了一下,要说到太后了。

    “本来是挺平静的,却无奈传来太后疯了的事,我们听了马上赶到太后寝宫,结果是真的,我调查过,在太后正常的时候,跟太后在一起的有雪妃和一些宫女嬷嬷,但是雪妃说看见慕容萱找过太后,不过没一会就走了,然后就没有来过了,而且据老嬷嬷说的慕容萱是来过但是来了就再也没有来了,不过隔天晚上,太后变得很奇怪,食量大了很多,而且居然叫雪妃不要来找她,然后太后去了藏宝阁,拿了一个箱子就走了,拿完箱子后的第二天早上就、疯了。”

    “慕容萱找母后什么事?”羽逸撑着额头说道,并且一脸的疑惑“不知道,听雪妃和嬷嬷说的,好像慕容萱说的是青柠公主有话带给她,然后太后屏退左右,没一会慕容萱就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炎,你接着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太后疯了,我们就把太后接到你的寝宫,这样好保护你,青柠说想出去透透气,却看见慕容萱来了,于是把慕容萱拉了进来,太后一见慕容萱就拉着慕容萱的手说饿,然后把那包药甩出来了,她说是救你的药,而且太后抢着尝了一下,没有事,于是我们就拿来给你服用,至于今天的事,没有发生什么,就是我们中的毒解了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所有的事都很悬殊,青柠有话给太后不会这么藏着掖着,而且我们调查过,青柠根本就没有话要慕容萱带,也就是说,慕容萱找太后不可能是为了带话,而是她自己有什么事,还有今天传来叶痕也好了的消息,并且慕容萱去看过他。我总感觉这些事与她脱不了干系。”暮雪说话直来直去,不管羽轩和司徒墨涵的想法和感受,她自己的感受和想法都没人管,那何必管别人的。

    “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呢,只有四个月了,四个月后,几百年前的合约就到期了,五大国之战一定会祸害百姓,如果再找不到血王和血女,那该怎么好呢?叶痕,我想现在是除不掉了,哎!”羽逸重重的叹口气,虽然皇帝掌握生杀大权,可是同时他们背上的担子也是千万斤重啊!

    众人的心情也低沉下去了,如今正处多事之秋,该如何是好呢?“对了,我差点忘了一件事,江湖传闻,血女出关了,而且已经有人死在血女的剑下,死者手脚离身,身体内的五脏六腑全按顺序排好,放在死者头颅上方,眼珠就在五脏六腑之上,并且双手握着放在肚子上,手里面是死者的舌头,周围的石头并无打斗而移动的样子,只是周围的树上石头上多了几条染有血迹的痕迹,总共十三条,其中只有一天没有血迹,这分明是血女的血煞剑法,此剑法一旦使出,十三剑,手脚离身,五脏六腑出身,眼珠在其之上,手握舌头,且中途对方毫无还手之力,只能等待死亡。”暮雪淡淡的说,仿佛血女不是恐怖的存在,而是一个普通的百姓。

    听到暮雪这么说,众人低沉的心情终于上来一点点了,只是如何让血女加入他们呢,又如何寻得血女呢?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不仅要找到血女,还要测试一下慕容萱,我的感觉告诉我,她不是善类。”暮雪看着灯盏,上面的火焰一闪一闪的,而它的旁边,是她日思夜想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暮雪说的对,必须要测试下慕容萱了,她是敌是友,还有待验证,我决定让她去雾之森林接受考验,或许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相信她。”羽逸说道,灯光下的他,更加神秘,他的心想的到底是什么,谁也猜不透。

    “皇兄,不可以,雾之森林太危险了,何况里面还有个疯子,就算她通过了,出来的时候也是九死一生啊!你别忘了,我们当初为了降服那个疯子,牺牲了多少人,现在她一个女子进去,恐怕性命难保啊!”羽轩担心地说,就连他也没有把握能打赢那个疯子,更何况慕容萱一个女子呢。

    “这你可以放心,我会注意的,只要她有危险,我会改变阵法的,而且里面有十八士,她没那么容易死,但如果她没通过测验,那就看她的命吧!我是不会救她的,她要是命大没死,那我就相信他对我们无害,因为上天都不让她死,我们又何必跟天作对呢?”羽逸淡淡的说,虽然慕容萱救过他两次,但是面对国家存亡,慕容萱的恩也就小多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该怎么让慕容萱愿意进去?”陌瑾炎轻抿一口茶,淡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羽轩和司徒墨涵保持沉默,他们两个是绝对不会出对慕容萱有害的法子的。

    “我有办法,这个不用担心。轩,墨涵,你们会明白我的,对吧?”羽逸看着两人说道,如果轩和墨涵不理解,自己是否该杀了慕容萱?这一切都是她导致的。

    虽然不想,但是他们还是明白轻重的,“理解。”两个从他们口中说出来,很轻很轻,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进入虎口,不知会是死还是活,谁能很大声的说这句理解?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