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还没有起床,就听到门外很吵,雪倩穿好衣服,走出去拦住一个宫女问道:“请问发生什么事了?今天宫里怎么闹腾腾的?”

    那宫女并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一脸惊奇看着雪倩,雪倩看到宫女这样一副表情,便左看看自己又看看自己,就是怕自己没有梳妆打扮好惹得人笑,可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前看后看,嗯?一切正常啊!

    “你还不知道啊?太后突然的就疯了,今天早上醒来,就在那里拿着白绫跳舞呢。”宫女看见雪倩东看西看,也没有阻止,只是等雪倩看完以后,悄悄附在雪倩耳旁说道,听了宫女的话,雪倩做一脸惊奇状,心里却在想那一定是忆水的副作用,“我们都在怀疑叶溪国来的那个王爷叶痕,肯定是那天牡丹节他叫一群黑衣人扰乱我们的牡丹节,害的现在太后遭殃,哎,人的长得好看,但是心太毒。”

    雪倩无奈的笑了笑,然后接着问道:“你如何断定牡丹节的黑衣人是叶痕那边的人?”呵呵,影明明是自己这边的,他们怎么会认为是叶痕的人?难道影的演技太差了,看来哪天有空一定要好好提高下影的演技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笨呀,那天在场的有好多人都说那群黑衣人头时不时看向叶痕,还很关心的看着叶痕呢,很明显的滴,不过我也是道听途说,是不是真的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雪倩的额头挂了三根黑线,明明和影排练的时候没有这么明显,看来这谣言越穿越离谱啊!还有那关心的眼神,剧本里根本就没有。“是这样呢,那你可以走了,谢谢啊!”雪倩松开拉着宫女袖口的手,然后重新回到寝宫。

    从柜子里拿出笔和纸张,然后挥笔写下一些字,把它放在暗格里,然后又走了出去,既然条约已经到手了,那么狗皇帝也可以早点醒来,只是哑淋散的解药那一晚全毁了,一滴不剩啊。

    紧紧的握着手里的药,雪倩在羽逸的门前徘徊,到底该不该给疗伤药给他,若陌瑾炎他们问自己这药怎么来的,那怎么办?问自己为什么这时候才拿出来,又怎么办?若不拿出来,那便得要拖延那么几天,可是自己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萱姐姐,你站在门口干嘛呀,进来,你是来看皇帝哥哥的吗?”正当雪倩犹豫不决的时候,青柠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看见雪倩一脸的欣喜,然后硬把雪倩给拉了进去。

    房间里,司徒墨涵等人都在,额?还有老巫婆……

    “哇塞,好漂亮的姐姐!”太后疯疯癫癫的走到雪倩旁边,拉起雪倩的手蹦蹦跳跳的说道,“姐姐,我要吃的,饿了。”太后甩着雪倩的手,无奈,把雪倩藏在袖子里的药给甩了出来,雪倩看着被甩了出来,赶紧去捡,却被陌瑾炎抢先了一步。

    桌子上本来就放有纸笔,为的就是方便陌瑾炎等人之间的交流,还有那一盏灯,应该就是用来焚烧他们之间聊天用的纸吧。

    陌瑾炎拿起笔,蘸了蘸墨水,然后铺好纸,在纸上写下“这是什么?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药,拿给床上躺着的那个人的药,如果不信,你们验证下的。”原本还在考虑的雪倩,毫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