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皇上听说这件事,将他们的诉状看了一遍。看完之后真想说一句颠倒黑白,这金家的父女真是太不要脸了,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写的这么十恶不赦,他们真是活得太自在,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。

    皇上将状纸放下,看着汪大人笑笑。“汪爱卿,你觉得这件事该如何处理。”

    汪大人也是老油条了,想到穆梓潼的关系,再看皇上的反应,不用说了,皇上的意思很明显,那就是金家败诉。“皇上,这件事对安乐公主的名声有损,不知道臣是否可以请公主去公堂一趟,这样也好给百姓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汪爱卿说的没错,这件事朕不管,你自己去查吧。不过有一点要记住,穆梓潼不管到了何时都是朕的女儿,她现在怀着身孕,不能让她受一点伤。至于金家的人,他们要是真的在诬陷潼潼,你就公事公办即可。”

    汪大人心里有了数,第二天就去了穆府,想要和穆梓潼事先沟通一下,想要调查一下情况。穆梓潼知道是他来了,让邱夜将他带到客厅。

    穆梓潼待了两天也没有闲着,将接下去两个月的服装图纸画好,小喜结婚已经七八天了,目前还处于新婚阶段,穆梓潼也不忍心去打扰她。

    来到正厅,邱夜给汪大人上了一杯好茶。“大人,我家夫人正在教小朋友上课,很快就会过来。还劳烦您先等一会儿了,不要有所误解。”

    汪大人笑了笑,端起茶抿了两口。“这是哪里的话,我和公主也算是老朋友了,今日来的确是有一点事,公主先忙,微臣在这等着就好,不用多礼。”

    邱夜眼珠转了转,“汪大人前来是为了金婉婷的事吧,其实这件事非常好办,等到公主来了你就明白了。有些事不能太较真,较真的话其中就有变数了。”

    汪大人仔细琢磨他的话,不要较真,难道是穆梓潼已经有了把握为自己脱罪吗?还真是不简单,昨天才出现的事,今天就想好了对策,看来确实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穆梓潼将小朋友们安置好,这些都是她招收的第一批学生。这些孩子的家里都很有钱,父母将他们送到穆梓潼这里,一方面是因为穆梓潼的绘画技巧好,孩子喜欢学画漫画,另一方面就是她的公主身份。

    俗话说背后有大树好乘凉,商人的地位低下,想要考取功名很难,有了穆梓潼在不仅能够参与朝政,还有可能提升在商业界的声誉,为未来铺好路。

    他们开始将孩子送到这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,两个月之后才发现,穆梓潼很适合去做夫子,孩子们的各方面能力都有所提升。他们在学堂只是学书本上的东西,在穆梓潼的穆府可以做别的事情,还能做游戏,孩子们过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穆梓潼换好衣服来到正厅,笑着在汪大人身边的位置坐下。“汪大人,好久不见了,今日来找我,应该是有大事情吧,不妨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汪大人也没想到穆梓潼这么直接,自己竟然还什么都没说她就已经问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公主,昨日老夫收到一份状书,他们要状告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事呀,汪大人,不会是金婉婷吧。她这个人还真是讨厌,以前陷害我,现在还来倒打一耙,真是欠揍了呢。”

    汪大人的嘴角直抽,公主这么说的话他们之间一定认识。“公主,你看这事我也不好办。我已经请示过皇上,说要我和您沟通,所以今天登门拜访还是冒昧了。明天开庭再审的时候,还希望公主能够在上一次公堂了。”

    穆梓潼撑着下巴叹息一声,“好呀,不就是配合你查案吗?我去就是了。不过我先要和汪大人提个醒,我一点罪都没有。她的确是真正的金婉婷,但是齐陌宸还是我的夫君,她的嫁妆我也不会还回去的,这都是她欠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汪大人没有想到穆梓潼竟然扯到嫁妆的问题上,“公主明示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想要在落霞镇定居的,就住在当地一家客栈。没想到有一天金家的送亲队伍经过落霞镇,他们和我住在一家客栈。我在偶然的机会下得知金婉婷要与男人私奔,他们发现了我,于是就要挟我替她嫁入侯府。”

    汪大人敛敛胡须,这可是与金婉婷所说的截然相反。到底谁是谁非,将当地客栈的老板叫来一问便知。“公主可是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    穆梓潼道:“当然有,金婉婷当时摔毁我的玉笛,抢走的贴身玉配,还请汪大人能助本公主将玉佩拿回来,那是我的一件信物,皇上会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放心吧,臣一定将此事办好。”

    穆梓潼喝了一口茶,“我自是相信汪大人的,我还是那句话,齐陌宸是我的,拜天地的时候是我,现在的夫人还是我,敢有人和我抢人,我绝对不会客气。”

   &nb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