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什么?见到过赵幽茜?

    此话一出,顿时引起了众人的兴趣。

    这时,那丫鬟见到情势不妙,立马跪了下来,大声的开口:“姨娘,梨闵确实见到的是大小姐和两个侍卫进了这厢房,不过,这里为何出现的是二小姐,梨闵就不得知了!”

    此言不就是摆明了,是赵幽茜陷害了赵幽月么?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话,顿时情绪高涨,这姐妹反目又相残的故事,她们可是最喜欢听的了。

    柳姨娘自然也是不傻,哭的更是厉害了起来,她锤着地,一副冤枉的要命的模样开口道:“茜儿啊茜儿,我平日里对你可是不薄,可你今日,为何要陷害你妹妹呢,你怎么能陷害你妹妹呢!”

    柳姨娘哭的像是自己丧了命般,让众人更是确信了,赵幽茜是那个狠毒没有良心的姐姐,而她赵幽月完全就是个不知情的被害人!

    “啧啧啧,看来这是要越闹越大啊,真是妙哉妙哉!”

    “好久没看到这么八卦的事情了,今天,可真是一口气让我看了个够啊!”

    “光顾着看戏?唉,也不知那相府的老爷可得怎么想,自家的女儿闹矛盾都闹到这来了,不摆明了想要大家看笑话么!”

    这时,门外响起尖锐的声音:“静文郡主驾到!”

    静文郡主也来了?得,赵幽茜,你等着,我非好好地,把这“实情”,说给那静文郡主听听不可!

    柳姨娘哭的声音愈来愈大,还伴随着“真是家门不幸啊”、“怎么会有这种事啊”的言语,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静文郡主还为进门,就听到了柳姨娘哭丧一样的声音,简直是震耳欲聋!

    她嫌恶的皱了皱眉,这柳姨娘在这里大哭,是想搞砸她的场子么?

    她踏进了门,声音不大却既有威慑力的开口:“大白天的在这里鬼哄鬼叫什么!”

    众人看到静文郡主发话,赶忙都低下了头,往后退着,硬生生的给静文郡主让出了条路。

    静文郡主向前走去,看到了床上的赵幽月,衣衫不整,乱蓬蓬的头发,脸上的泪痕更是显眼的很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,但更多的却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之前,赵幽月是说过,要让赵幽茜失去处子之身,可今日……

    静文郡主见到她这般不堪入目的模样,还是有些嫌弃的皱皱眉头,长袖一挥,开口道:“我今日让大家来我这庄园,不是为了看笑话,也不是为了看热闹的,大家就先退出去等着吧,就算给我这个郡主一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,赵幽月,你先穿好衣服再出来吧,你这幅模样算是什么,还哭,你哭成这样,是为了让大家再看你笑话吗!”

    赵幽月听了这话,顿时停下了呜咽声,她无力般的捋了捋额前湿湿的头发,想要起身,却发现浑身酸痛无比,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该死的赵幽茜,都是你的错,是你把我害成这样的!

    静文郡主刚说完,就要退出厢房,可柳姨娘怎会这般轻易的放她离开,她立马扑在郡主脚下,紧紧的抱着她的腿不松手:“郡主啊,你可要为我们母子两做主啊,大小姐陷害了月儿,让月儿变成现在这副模样,我这个做母亲的,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啊!”

    静文郡主见她一副善不罢休的模样,厌恶的紧锁住眉头,还不知是谁陷害谁呢!

    “你先起来吧,这件事我还是先要问问幽茜,不能只听你的一面之词,就能代表所有。”

    说罢,静文郡主就转过身,离去了,毫无留念之意。

    众人见静文郡主都已离开了,赶忙随着她的脚步,出了厢房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厢房之内只剩下了柳姨娘和赵幽月。

    柳姨娘趴在地上,心里的恨意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冷漠的静文郡主,只会看热闹的众人,都让她的心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赵幽茜,你这般对我,那么就莫要怪我接下来对你下狠手了,这一切,都是你自找的!

    好一会儿,她才踉踉跄跄的起身,脸色苍白的走到赵幽月床边,想要给她穿衣服。

    这时,被子里却蠕动着什么,一双手,摸上了赵幽月的大腿……

    “啊!!”赵幽月的脸色顿时煞白,她挣扎着,一脚踹开那双手。

    两个侍卫这才露出头,却仍旧色眯眯的看着赵幽月。

    “哎呀,装什么纯啊,都做过了,小美人,要不再来一次?”

    柳姨娘听到此言,顿时怒不可揭,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,驾到其中一个人的脖子上,阴冷的开口:“都给老娘滚,再不滚,我就血洗这里!”

    两个侍卫见到刀,顿时吓得屁滚尿流,连衣服都顾不上穿,慌张的离去了。

    赵幽月却又哭了起来,她的命怎么这么苦?

    “月儿啊,别怕,你别怕,坏人都已经赶走了。”柳姨娘心疼的搂着赵幽月,轻声哄着她。

    就像儿时她落水,她在她耳旁呢喃着唱着小曲儿,平复着她被吓坏的心情。

    柳姨娘松开了她,一件件的为她穿上衣服。

    赵幽月的身子仍是不住的颤抖着,看样子,是被吓的不轻。

    柳姨娘扶着她下床,赵幽月的身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