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两人面对面的坐在椅子上,一人手里端一杯茶,彼此看着对方不说话,羽皓的脸上还有些红,仔细看的话,不难看的出是个手掌印,不用多说大家也知道,是雪倩刚才的那巴掌。

    “我睡了多久?”雪倩看着羽皓说道,心里却在祈祷上天,千万不要出现和她之前想的一样,真的在这里睡了几个月,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羽皓可以去阎王爷那里喝茶了,而且是免费的哦!

    “差不多一天,不过我真的佩服你,体质这么好,受了这么重的伤,居然只昏睡了一天,要是别人,估计至少也要昏睡三四天吧,有的甚至要昏睡半个月,不过你昏睡时,不停地喊着‘若晴’还哭了,我冒昧的问下,若晴是谁呀?”羽皓缓缓的喝了一口茶,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若晴,雪倩的心情低了下来,还有一点悲伤,梦中,若晴在那里挑选婚纱,她要嫁给谁呢?是她众多追求者中的谁?选晨晨吧,晨晨好歹在自己爬山的时候帮自己背过东西=-=本来,伴娘应该是自己,那现在自己不在现代,那谁是她的伴娘呢?死党结婚,可是伴娘不是自己,“这个你没必要知道,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。”雪倩也学着他们淡淡的说道,以为只有你们会装酷呢,老娘也可以,而且比你们酷。

    “正好,我也有些问题想要问你。”羽皓放下茶杯,一本正经的看着雪倩。

    雪倩也很正经的放下茶杯,用手撑着头说道:“按道理是女生优先,所以我先问你,你必须如实回答,当然,你问我,我也会如实回答的,除了一些我不能回答的问题,你也是一样,要是不能回答,就自动跳过吧。”

    羽皓没有说话,雪倩全当他答应了,然后把心中的问题一个个排好顺序,按主要和次要排好,“第一个问题,你什么时候进来的,跟谁进来的?你是怎样进来的?你为什么会进来?你和羽逸他们有什么仇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问题?”羽皓试探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于我来说,差不多,你只管回答就行了,我说过,如果有不能回答的,那你就主动跳过,懂?”

    羽皓想了一会,才缓缓的说道:“我三岁时进来的,跟我义父一起进来的,因为我义父知道藏龙脉的那个地方的钥匙藏在哪里,而义父却不愿告诉狗皇帝他们钥匙在何处,所以我和义父一同被关了进来,没仇,只是龙脉对羽夜王朝来说很重要,由于我和义父的不配合,所有被关了进来。”羽皓知道有些问题在之前的问题中回答了出来,但是还是回答每一个问题,不管答案关系到龙脉。

    “哦,那如果我出去了,再放你出去,你会怎么样?”这是最令雪倩担心的,如果他真的是羽逸他们的仇人,那么自己便可以利用他,如果他是狗皇帝那边的,那要么是他死自己活,要么是自己死他活着。

    羽皓沉思了一会,也抱着和雪倩一样的心理,如果雪倩是羽逸他们这边的,那么总有一个人要死,“很简单,找到龙脉,逼羽逸退位。”

&nb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