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晚上,雪倩坐在窗口看月亮,虽然不能看见若晴,但是雪倩相信,若晴也在另一个时空和自己看着相同的月亮,想着自己呢。

    忽然,外面响起“沙沙”声,但是马上又停止了,房间里的烛光忽然灭了,还莫名的多了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雪倩警惕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冰冷的声音响起,那个男人单膝跪着,微微低着头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我认识你?”雪倩虽然有点相信面前这个人是自己这边的人,但是也不排除他是皇帝派来试探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是负责保护小姐的人,名字叫影。”依旧是单膝跪地,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相信你,如果你是保护我的人,那么我今天受伤,怎么没有看见你来保护我啊?”雪倩话中有话,如果他真的是自己这边的人,那么他就一定说得出令自己相信他的理由,若不是,凭最后一句,狗皇帝他们也只能怀疑自己,而找不出真实的证据。

    “小姐,血女——菀,三个月的训练,还有——若晴。”影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,至于若晴,那是欧阳锋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“若晴。”雪倩轻轻低囔了一声,想起了那天醒来时,叫过若晴的名字,“嗯……你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影站起来,月光洒落在他黑色的头发上,闪动着银光,只不过他的脸被黑布蒙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来是有什么事吗?”雪倩卸下今日那副调皮的面具,重新戴上冰冷的面具,她知道,这些事不能当儿戏。

    “嗯,主人说,要小姐你到皇宫的藏宝阁找到羽夜王朝与周围小国签下的一些条约,若来日小姐你夺得羽夜王朝的最高统治权,那么也好用这些条约来收复这些小国,但是藏宝阁里面有着三位高手,若没有皇帝的令牌,一切进入者都会被视为私闯禁地而格杀勿论,还有小姐你没事吧?这是主人要我拿给小姐的药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按照你的说的,爹的意思是要我想办法拿到令牌,然后偷出这些条约?”雪倩接过药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,令牌锁在一个地方,必须要皇上和太后身上的钥匙一同打开才行,就算取到令牌,你也拿不出这些条约,每一次有人拿令牌去取东西,都是三个高手将东西拿出来,人根本不能进去,所以主人的意思是叫我们夜盗藏宝阁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你们有多少把握?我是不会做无用之功的,除非有五成以上的把握,否则免谈。”为了见到若晴,雪倩必须步步为营,不能有一个差错。

    “只有三成,不过主人说了,这些条约对我们很重要,就算只有一成的把握我们要去盗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我先去换套夜行衣,你等一会儿。”雪倩虽然知道此去凶险,但是对于欧阳锋来说是很重要的,那么就一定是珍贵的。

    换好夜行衣,两人从窗户出去,向藏宝阁飞去,来到藏宝阁,两人躲在某棵树后,看着藏宝阁,两人犹豫了,藏宝阁是一座似塔状的建筑,一共有二十四层,若一层层去找,那么就算找一天也找不完,再加上通往上一层是圆弧形的楼梯,若这样走上去,则会被守藏宝阁的人发现。

    这时,影拉了拉雪倩的衣袖,然后指着包围着藏宝阁的三个小塔,雪倩顺着望去,发现三个塔分别系着一根细丝,如果不仔细看,根本发现不了,顺着细丝看,藏宝阁上是一张由细丝编织而成网,若贸然闯进,一定会被此网困住。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这里还有这么一个不容易发觉的陷阱。”雪倩轻轻的说,这皇宫真的很深。

    “谁?出来。”在三座小塔里传出三个老头声音,雪倩知道肯定是自己刚才说话被他们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还能是谁呢,血女——菀。”雪倩大胆的走出去,虽然心里有些忐忑,不过既然被发现了,那就勇敢地拼一拼吧,看见雪倩走了出去,影也跟着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血女——菀?你就是江湖中传闻喜欢用人血来喂养自己的宠物,并且为了提高自己的功力,不惜用自己的鲜血浇灌噬血神迷花的血女——菀。”三座塔其中一座塔中传来幽幽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呵!你们三个老头虽然每日呆在这里,但是知道也不少嘛,没错,我就是江湖传闻的血女——菀。”虽然雪倩口头这么说,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不自在,这么嗜血的是原来的夜雪倩,而不是自己姚雪倩。

    “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