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雪倩看着白衣男子,心里很是疑惑,白衣男子在这带了快二十年了,那他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就进来了,那是谁一直在照顾他这个小屁孩呢?如果真的有人照顾他,那为什么自己没有看见呢?而且他的武功又是怎么样学来的?难道是一直照顾他的人教给他的?而现在照顾他的那个人不在这里,或者说,自己没有看见的原因是那个人已经死了?!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吗?”雪倩甩掉满脑子的疑问,自信满满的看着羽皓,内心却不由得紧张。

    羽皓轻蔑的一笑,然后也不大声招呼就向雪倩刺去,雪倩撇撇嘴,心里也不由得轻蔑羽皓起来,就这样简单的一招自己要是不能接住,那以后还是不要在江湖上混了,传出去丢死人了。

    雪倩握紧刀,准备接羽皓的那一招,突然羽皓手一拐,然后拐回来,就这样来来去去,雪倩居然看到N多把刀,雪倩准备换招数来接羽皓的一招,可是无奈,羽皓加快速度,还没等雪倩防备,刀滑过雪倩的头发,一缕青丝飘了下来,柔柔的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雪倩为了避免自己难堪,令江湖上的人闻风丧胆的血女要是连这么简单的一招都输了,那可是丢脸丢大了,于是雪倩耍赖的说道:“你耍赖,还没有回答我就出招,让我没有时间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那重来。”羽皓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淡淡的说道,脾气像极了羽逸。

    “好,为了能速战速决,我们就使用各自的绝招。”雪倩决定了一定要给羽皓点颜色看看,虽然江湖上传闻血煞剑法一旦使出,必有人死,不可收回,其实是错的,只要能找出破绽就行了,可是破绽是那么容易找的吗?而且只要使用此剑法的人愿意停止就可以马上停止,雪倩打算割破羽皓的手来为自己的头发报仇,也要消消羽皓的气焰。

    羽皓没有说话,只是淡淡的点头。

    雪倩高举剑,然后飞到半空中,挥舞着手中的剑,顿时刮起一股莫名的风,所有的雾都向剑周围靠拢,白色的雾多了一缕缕的黑色,羽皓也毫不示弱,飞到红色花朵上,挥舞着剑,让红色花朵的花瓣包围着剑,淡淡的诡异的清香散开来,雪倩下意识的屏住呼吸,没有想到就是这个疏忽,雪倩又败了。

    当雪倩下意识屏住呼吸的时候,羽皓趁着这个空当,让红色的大球脱离了剑向雪倩袭取,雪倩还没有来得及防备,就被这个红色的大球砸中,吐出一口鲜血,身体从半空中落下,雪倩没有想到自己还是输了,不是输在武功底子上,还是输在计略上,羽皓知道雪倩已经熟识了这种花的香味,当再次闻到这种花的香味时,就会下意识屏住呼吸,所以这时候下手是最好的时机。

    雪倩本以为自己会重重的摔在地上,摔成柿饼,可是却有一个人抱住了自己,朝那个人看去,除了羽皓还能有谁,不过雪倩可没有一点感恩的念头,那种男的从半空中抱着女的慢慢落下来,然后眼神相望,传达一种莫名的情谊的事是永远不会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