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你担心的就只有方旗?”帝凌天沉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?没有啊,我还担心小白。”凤九卿低头捏了捏小白的脸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凤九卿说完这句话以后,发现马车里的气温好像突然低了一点。

    是她穿的有点少了吗?

    可之前明明觉得还好啊。

    帝凌天淡漠的扫了她一眼,也没有再说什么,闭上眼睛假憩。

    凤九卿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,不过也没有问什么,毕竟帝凌天的性子有时候还是让人挺难琢磨的。

    马车直接停在了穆府的后门,凤九卿被下人直接带到了方旗的院子。

    帝凌天所说不假,方旗确实已经醒了,而且精神状态还不错。“这身体素质倒是挺好的,你身体的伤没什么大毛病,不过还是要休养一段时间,这段时间记着不要妄动灵力,也不要有太大的动作,免得扯破伤口。”凤九卿给他把完脉

    ,叮嘱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多谢凤小姐。”方旗给凤九卿行了一个规规矩矩的礼。

    这么一板一眼的模样,倒确实有点像她梦里的那个方旗。

    凤九卿不由得多打量了他一眼,他现在除了面容成熟了一点,脸色苍白了一点,到是和她梦中的那个人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她又没有见过方旗,怎么可能会梦到他呢?而且连样貌都这么相似。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帝凌天,看到凤九卿一直盯着方旗出神,貌似不由暗暗的些,随后放下了手中的茶杯。

    茶被搁置在桌上,不轻不重的发出了一阵声响,凤九卿的思绪也被这种声音给拉了回来,当即收回了我们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凤小姐,我阿姐她现在怎么样了?”穆战风出声询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?她怎么了吗?”一听到穆战风这话,方旗当即出声问道,神情还带着一丝焦急。

    “都放心吧,穆贵妃的身子已经没什么大碍了。”凤九卿缓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穆战风明显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凤九卿偷偷看了一眼方旗,只见他垂了垂眸子,眼底的担忧还是没有消散,果然不出她所料,这俩人中间肯定有点什么故事。

    见凤九卿三分两次对着方旗出神,帝凌天的眸光不由的寒冽了下来,起身直接出了门。

    看着他这动作,凤九卿也跟着收拾了下东西,起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作为主人,穆战风自然是要去送的,毕竟这一次凤九卿可是帮了他很大的忙。

    在路过练武场的时候,凤九卿不由得停了下来,抬头看了一眼,眉头不由得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凤小姐,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吗?”看到她这个样子,穆战风当即出声询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练武场的那个位置,之前是不是有一个木桩?”凤九卿指了个方向。

    “凤小姐为何会知晓?”穆战风眼底划过一丝诧异。

    “还真的有?”凤九卿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那地方确实有一个练武的木桩,不过后面被我姐姐给劈了,之后就没有再立新的,不过这还是我阿姐没有进宫之前的事情了,凤小姐为何会知道?”穆战风询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你小时候是不是还受过什么伤?”凤九卿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我小时候比较顽皮,受伤是常有的事情,不知道凤小姐问的是哪一次?”

    “就……就你受了伤,你姐姐找方旗给你出气,然后被你爹爹罚跪祠堂了,有没有这么一出事?”凤九卿回想了一下,问道。“确实有这么一出,当时阿姐误会了方大哥,闹出了不少事情,爹爹为此狠狠罚了阿姐,让她在祠堂里跪了一夜。可是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,凤小姐又是怎么知道的?难不

    成是我阿姐告诉你的?”穆战风开口。

    “对,我这几日一直留在贵妃娘娘的寝宫,闲来无事的时候,贵妃娘娘跟我说了一些你们小时候的事。”穆战风都已经给她找了这么一个台阶,凤九卿当即顺着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阿姐是真的很喜欢你,连这种事情都会跟你说。”穆战风倒是没有怀疑凤九卿的话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贵妃在宫里也没什么说话的人吧。”凤九卿随口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只是当凤九卿从穆府出来以后,神情一直都有点飘离。

    她微仰着下唇,手里漫不经心的把玩着自己的衣带。

    就刚才穆战风的话来说,她之前那些都不是梦,都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好端端的她为什么会梦到穆贵妃和方旗之间的过去?

    难不成她突然之间多了这种异能?

    凤九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,她也没觉得最近有什么变化呀?

    “可是出了什么事?”看着她这么怪异的行为,一旁的帝凌天出声问了句。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