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宫枭房间里面有药箱,里面的工具十分齐全。

    洛溪将染了血的白衬衫解开,看到了那一处流血的居然有点像是野兽撕咬留下的。

    她震了震:“你这是的怎么弄的?”

    “溪溪在关心我?”男人挑眉。

    “想太多了!”洛溪弯下腰去拿消毒水,她只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和野狼搏斗,不小心着了那畜生的道。”宫枭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和野狼搏斗?”洛溪知道自己不该问,但还是没忍住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锻炼身体。”宫枭说的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洛溪心底发寒。

    这男人果然是神经病。

    迅速的消毒,涂上膏药,洛溪要给他系上绷带。

    “抬手!”要绕一圈,洛溪没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宫枭的十分听话的抬起手,只是,下一刻,就揽住了洛溪。

    洛溪娇小的身子就跌坐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洛溪尖叫吼道,男人炙热的气息将她全数包围,洛溪觉得,自己就好像一只被野狼捏在爪中的小白兔。

    “抱你!”宫枭勾起一抹邪肆的笑。

    洛溪气得翻了个漂亮的白眼,她正想一脚踹飞这个男人,但是她偏偏不敢动弹,万一又把那伤口给扯开,她又要重新折腾一番了。

    麻烦死了。

    洛溪只能忍住不适给他包扎。

    而宫枭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她的额头,鼻子,下巴,脸颊,脖颈……

    总之,就是不规矩!

    洛溪咬牙忍着,终于将绷带打上个蝴蝶结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她说着,就要起身。

    结果却被宫枭死死的抱住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呀!”她怒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我要回去m国,可能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。”宫枭喃喃的说道。

    本来这一次回华国只是打算回来今天的,结果没想到让他遇到那么有趣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这下子就真的不想走了,只不过m国那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,所以,他还是要回去一趟。

    “是要我祝你坠机?”洛溪嗤笑。

    心中简直开心的要摇旗呐喊了,太好了,这个变态终于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没良心的小东西,我死了你就成小寡妇了。”宫枭点了她的鼻子,狠狠道。

    “呸,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我离开的这段时间,不许勾搭男人,知道吗?”宫枭威胁道。

    他的乖乖是块宝,他担心被人惦记。

    “你脑子里是什么龌蹉的思想?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,是恋童癖?”洛溪瞪他。

    宫枭抱着她的姿势就好像是抱小孩子一样,让她莫名的羞耻。

    “我的溪溪最乖了。”宫枭低笑。

    他没说,若他真是恋童癖,就不会打算忍到她长大后再要了她,好吧,能看上这个嫩嫩的小姑娘,可能他真的有点恋童癖的倾向!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洛溪确实没有看到宫枭,再加上休溪马上就要开张了,她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