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洛溪意识到身后之人是宫枭,好心情顿时没了大半。

    这男人怎么回来的那么快?

    “溪溪有没有想我?”男人的大掌搭在她纤细的小手之上,吧嗒的一下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洛溪的瞳孔猛地一缩。

    此时男人亲密的搭在她的肩上,如果这一幕被李婉容发现的话,应该怎么解释?

    洛溪的心砰砰砰的跳得厉害,小手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宫枭却直接将她横抱起来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打开灯,里面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洛溪顿时松了口气,对宫枭也不客气起来了:“死流氓,放开我!”

    她的小腿挣扎着,想要从宫枭身上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男人力气大的厉害,禁锢住她,让她不得动弹半分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你前些天给我送了奶昔?”

    洛溪瞳孔猛地睁大,“你监控我?”

    不然的话,宫枭那些天又不在,怎么可能知道她去送草莓奶昔的事情?

    “溪溪,我想吃。”宫枭低哑道。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洛溪气呼呼的瞪着他,心里在想着,这男人到底是如何监控的。

    宫枭还想说什么,这时候,传来了一阵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小溪,你在家吗?”是李婉容的声音,她看到里面的灯光亮了,想着洛溪应该是回来了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的,洛溪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现在还在还被宫枭暧昧的抱着呢!

    如果李婉容突然进来发现……

    她真的想死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“你,你放开我!”洛溪伸出小手推搡着男人的胸膛。

    那精壮坚硬的胸膛仿佛是火燎般的。

    洛溪觉得手上又羞又麻。

    “我要奶昔。”宫枭却丝毫没有打算放手的意思,那眼中满是戏谑,一点也不担心李婉容会闯进来。

    洛溪咬着唇气疯了。

    也对,这男人脸皮厚的厉害,而且卑鄙无耻下流下贱,他怎么可能要脸呢?

    可是她要呀!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,等一下做给你吃,你先放开我好不好?”洛溪细小的声音害怕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真乖。”宫枭满足的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,然后这才依依不舍的松开她。

    洛溪被气得胸口起伏,得到了解放,她几乎是弹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溪,你在吗,妈妈拿了好多东西,你帮妈妈开一下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妈,来了来了。”洛溪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凌乱的衣裳,这才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果然看到了李婉容两手都拿着水果和蔬菜之类的,手指都勒得有些红了。

    洛溪连忙接过一半。

    “怎么那么久……哎呀,小宫回来了。”李婉容看到了宫枭,一喜。

    “阿姨好。”宫枭对着李婉容点了点头,一副得体的样子,刚刚对着洛溪时候的流氓之气顿时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洛溪愤愤不平的低喃了一句衣冠禽兽。

    “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