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说的真好!”分明是坏的形容词,宫枭却欣然接受。

    因为他确实就想对她使坏,想要狠狠的疼爱她,她诱着他,有趣又可爱,若不是记得她太小,只怕真的会忍不住!

    这厮脸皮厚的城墙似的。

    洛溪再次战败。

    作业被摊开,打开练习册的时候,宫枭看了一下前面的内容,一大堆红红的叉。

    眉梢都是笑意。

    洛溪瞧见了,觉得这个男人很坏,他欺负她,现在还取笑她。

    “早点认识你多好呀。”宫枭感慨,“错那么多,那得可以亲多少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好个大头鬼,对她来说根本就是倒霉好不好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重来一世可以活得逍遥自在,结果居然歪打正着的遇到这个变态。

    洛溪后悔得肠子都要青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错了。”宫枭开始检查今天的昨夜,在看到第三道选择题的时候便发现了错误。

    “哪里错了?选c不对吗?”洛溪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个题目考点确实是她不会的,但是她已经看得很仔细了呀。

    “错了。”男人在她脸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洛溪捏了捏粉嫩的小拳头,忍了。

    宫枭低垂着看女孩粉嫩的脸蛋不由得笑了。

    他的女孩真可爱。

    小姑娘的字写的清秀娟丽的,倒是有点符合那句见字如见人。只是,洛溪虽然漂亮,但不是清秀挂的,她的眸子很大很乌黑,虽然是杏仁眼,但是偏偏眼角微微上挑,隐含着一点魅,脸上有点肉肉,五官还未完全的张开已经已经有

    大美人的姿态了。

    其实最美的还是她神态。

    若是少了她眼中那点劲,只怕是没有那么动人。

    身高刚好到他的胸口,应该是一米六多,就是,瘦了点……

    他看着心疼,看来以后要多养养。

    “解题思路没错,但是算错了!”宫枭修长的手指点了点。

    洛溪算了一下,果然是,不由得懊悔的拍了拍脑袋:“哎呀,真的算错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个样子真的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宫枭忍不住,又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,这才一道题!”为什么又亲了她一口。

    “溪溪太可爱了,我没忍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洛溪不但想爆出口,还想要打人。

    夜,渐渐浓了。

    宫枭给她看题,只需要一秒便能知道对错,洛溪都怀疑他是不是把答案背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清华毕业的?”最后一道题改完,洛溪疑惑的看向男人。

    宫枭邪邪勾唇:“溪溪想了解我?”

    “当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毕业证是伪造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嘛?”洛溪将书本收回了书包里。

    “为了接近你呀,我的乖乖。”宫枭捧着她的脸,额头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洛溪推开他,目光落在他的手臂上:“你手上的伤好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小伤,那天主要是他们下了迷药。”宫枭笑,“我的溪溪果然是在关心我。”“呸,谁关心你,别不要脸了。”她只不过是好奇,下了迷药当时还能有那么清醒的意识和动作,这个男人果然是个变态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